美国盟友体系生变:甩开欧洲 看重亚太

2018-06-12 08:20:4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美国的西方同盟体系已经日薄西山,而亚太同盟才是维护美国领导地位的现在时和最后一道防线,由此不难理解看似鲁莽的特朗普政府在经营与亚洲国家关系时显得格外谦逊和小心翼翼。

1528763171211920.jpg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

刚刚过去的西方七国集团峰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笑容可掬地与他的西方世界盟友站在一起拍照,亲切交谈,这个友好的群体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美欧之间的貌合神离已经是一个无法掩盖的事实。

在峰会之前,特朗普作出决定,不会给予这些国家中的任何一个以豁免权,并向他们征收钢铝关税。不但如此,特朗普此前还表示如果欧盟对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美国将对欧洲出口美国的汽车征收高额关税。据媒体透露,上个月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与特朗普通电话时曾质问他如何将关税视为关乎“国家安全”的问题,这无非只是加拿大“就事论事”的一个小疑问,一个更有说服力的质疑是美国与其盟国的贸易问题何以上升到“国家安全”层次。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媒体团队在峰会后发布的一张照片更加耐人寻味,照片中站立的默克尔与坐在椅子上双臂交叉,看似满不在乎的特朗普四目相对,她旁边站着欧洲国家的其他领导人,似乎美欧已经成为势不两立的两个世界。最后,源于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之间的不快,特朗普指示美国官员退出之前与其它国家达成的联合声明。此次七国集团峰会无疑以失败告终。

1528763650616776.png

默克尔团队公布G7照片

在过去的一年半中,美国的西方盟国都在或明或暗地质疑两个问题,一是以自由民主为基石的战后西方国际秩序是否正在走向终结,二是为什么正在终结这一秩序的国家是美国这个秩序的创立者和长期维护者。他们看到在气候变化、贸易政策、伊核协议甚至是北约的维系等问题上,特朗普治下的美国都在与他们信奉的国际秩序背道而驰。更让他们难以理解的是,特朗普在启程参加七国峰会之前表示,应该重新邀请俄罗斯加入西方工业国家集团,而俄罗斯在2014年入侵克里米亚之后已经被欧洲国家视为最大的安全和政治威胁。特朗普执政以来的一系列举动是否意味美国无论从安全还是经济上,都不愿意继续承担二战后所一直扮演的世界领导角色,而是逐渐以“搅局者”的角色示众。

对自由民主的共同追求是美欧携手在二战后建立稳固同盟体系的基石,美国有能力并有意愿维护西方世界的安全与繁荣是欧洲国家信任美国的基础。既然特朗普不再愿意承担美国二战后一直担负的国际责任,美国领导的同盟体系将逐渐失去存在的意义。想必崇尚实力第一的特朗普及其团队中的众多鹰派人物会对这些盟国的态度和感受不以为然,既然他们需要美国维护他们的安全,在贸易上作出妥协难道不是顺理成章。而对于欧洲国家及其它美国盟国来说,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才是维持西方秩序的根本,这难道不是战后美国实施“马歇尔计划”的初衷?伴随着这些错位的相互期待和失望,美国与这些国家的同盟体系恐怕很快走向终结。

然而,美国的同盟体系始终是由两部分组成,多边的北约和建立在双边同盟上的亚太同盟体系。美欧、美加关系恶化的根本是共同安全威胁的缺失,即使他们都在某种程度上将俄罗斯视为敌人,但俄罗斯的实力已经无法凝聚他们的共同意志。安全对手的缺失使得已经脆弱的同盟关系无法忍受特朗普“美国第一”的贸易新政。相比之下,美国的亚太同盟体系有明显的区别,最大的不同是美国及其亚洲盟国和新的伙伴国对崛起中国的担忧。这能够说明为什么特朗普同样在贸易政策上强制日本做出让步,对澳大利亚表示各种不满之后,两国仍选择坚定地与美国站在一起。美国国内的有识之士同样认识到,面对不断强大的中国,美国难以长期以一己之力支撑亚太秩序,美国只能选择“离岸平衡”政策,而盟国及各种形式伙伴国的作用至关重要。这些重要的差别决定美国的西方同盟体系已经日薄西山,而亚太同盟才是维护美国领导地位的现在时和最后一道防线,由此不难理解看似鲁莽的特朗普政府在经营与亚洲国家关系时显得格外谦逊和小心翼翼。无论他是否真正认识到亚洲的重要性,其政府最近提出的印太战略和两个重要文件都符合美国精英对亚太地区形势的基本判断。

(齐皓,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戴尚昀、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