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还有正义,高于利益

2018-08-31 23:27:17来源:海外网
字号:

微信图片_20180831232412.jpg

岛叔上初中的时候,只想好好学习,但是江湖纷争还是没躲过。

一天放学,一个邻班的突然蹿出来说有个什么哥找我,不由分说,把我推进小卖部。里面站着几个痞子,中间一个,拿把小刀削铅笔,没正眼看我,说你认识我吗。我说不认识。马上脸上就挨了一巴掌。他接着削铅笔,说你认识我吗。我说认识了。见我态度不错,他说以后老实点,滚吧。

后来看贾樟柯的《任逍遥》,小季在舞厅被几个痞子控制住,印象很深的就是有个痞子问他,玩得高兴不高兴?他说高兴,然后被扇一巴掌,接着再问玩得高兴不高兴,接着说高兴,接着被扇。

看到这一幕,总是会想起自己的遭遇。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一生中遇上几个混混的几率不能说高,但也不是没有。

相比那位坐滴滴被害的女孩,还有昆山等红灯的电动车小哥,岛叔和小季的遭遇算不上什么。他们遭遇的同是死亡的威胁,不同的是,一个不幸,一个侥幸。

今天,岛叔就带着少时的阴影和大家一起聊聊这两件事。

滴滴事件最新的舆情是疑似湖畔大学微信群那张截图,里面都是柳青的同学,纷纷为她加油。

微信图片_20180831232502.jpg

这下子网友不干了,说都是些什么人啊,柳青的公司管理上有漏洞,害死了无辜的人,你们是非不分,只顾谄媚,可谓为富不仁。

也有人觉得,截图里的话在理,关心同学没有错。这就好像是说秦桧害死了岳飞,遭到天下唾骂,万俟卨赶紧来安慰,说心疼丞相、丞相加油!

庸俗的功利主义,人命、公理、道义不是成功的函数,随时可以抛弃。舆情痛恨的地方就在这里。

昆山事件背后的舆情也有相似的潜台词。大家几乎一边倒地力挺反杀,力挺白衣哥,是有代入感的。我可能也会遇到流氓混混找事,我坐滴滴可能也会被打劫。

舆情汹涌背后,是个体无力感的集中爆发。无论面对的是提刀的坏人,还是资本巨头,个人都是无力对抗的。几个痞子围上来,跑不了只能认怂;把滴滴卸载了,出行只能消费降级。

这种无力感一旦蔓延开来,会放大和传染。人们的不安全感会上升。应激反应的一个结果,是奋斗,但重点在斗。所以《延禧攻略》《如懿传》会这么火。这不是健康的奋斗,是病态的,发展下去就会变成兽性的争斗。不择手段,不顾伦理。

吴宇森电影《辣手神探》里,黄秋生游说梁朝伟:现在的人只欣赏你的成功,绝不会计较你用什么手段。

这种处事哲学,便是赤裸裸的功利主义。

公道自在人心。现实能否顺遂人心,需要司法体系和市场监管配合。前者是维护社会公平的底线,后者是决定经济增长的上限。

今年年初,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就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相关事项发出通告,欢迎广大群众积极举报涉黑涉恶犯罪和“村霸”等突出问题,对在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予以奖励。

龙哥这件事背后不管有没有黑恶因素,对是不是防卫过当也要及时、慎重地公布。公布之前一定要仔细斟酌、预判社会反应。可能会产生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差别。要让无力者有力,司法就得给个明确说法。

决定上限怎么说?滴滴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是经济增长的新推手,鼓励、欢迎。资本的本性是逐利,企业家可以不是慈善家,但企业经营出现了负外部性的时候,必须及时消除,不管是用经济手段,还是行政手段,千万不能出了人命还罚酒三杯。

平心而论,强大资本造成的无力感,更难破解。

2014年,强奸、抢劫、骚扰……优步的丑闻一件接一件。美国的社交媒体上流行一个标签:删除优步。有评论文章认为这家公司是强盗贵族、街头霸王。但资本加持下的优步,不倒也不改。

所以,谁能让无力者有力?

当一巴掌打过来的时候,弱势幼小的岛叔只能忍气吞声。同样,现实中,普通个体面对气势汹汹的提刀纹身男,面对垄断资本控制的冷冰冰的客服,更多人感到了一种恐惧和无力。

所以,当白衣哥勇敢反抗的时候,大家才会长舒一口气,高喊一嗓子“壮士”,唾骂一声“活该”。这是社会最朴素的正义,也是最珍贵的道德感。只不过压抑多时,忍让太久。

沈德咏大法官在探讨如何判定正当防卫时说:“正确适用正当防卫制度,同样必须考虑常理常情,尊重民众的朴素情感和道德诉求,反映社会的普遍正义观念。”

有人说,成年人的世界不问对错,只问利益。但这种社会的丛林法则只能让为恶者、唯利者更加肆无忌惮。网络是健忘的,但希望我们的司法能抓住每一次社会正义爆发的契机,让更多人相信,还有正义,高于利益。(文/田获三狐  文源/侠客岛)

责编:侯兴川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