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听习近平讲抗战故事

2018-09-18 14:08:41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习近平多次强调读史的重要性,在“九一八事变”87年后的今天,我们一起听听习近平讲抗战故事。

【编者按】

去年1月,一个重大变化在中小学的教材上发生了,过去我们常常提及的“八年抗战”的表述,更改为“十四年抗战”。

不知道伴随着“八年抗战”长大的组员们,是否曾有过这样的疑惑,为何抗日战争爆发的地点是在北京郊外的卢沟桥,而不是某个边疆海防,为什么战争尚未正式打响,鬼子已经抄到了京师以南、扼住了我们的咽喉?而令人震惊的一个事实是,当时华北地区全部日军也不超过8400人。

回到“十四年抗战”,将“九一八事变”作为中国抗战历史的起点,这一改变肯定了东北人民在1931年到1937年奋力抵抗日本侵略者的功绩。但需要铭记的是,“九一八事变”时,东北地区日军也仅1万余人。

“我经常看中国近代的一些史料,一看到落后挨打的悲惨场景就痛彻肺腑!”

“我们不仅要研究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8年的历史,而且要注重研究九一八事变后14年抗战的历史,14年要贯通下来统一研究。要以事实批驳歪曲历史、否认和美化侵略战争的错误言论。”

习近平多次强调读史的重要性,在“九一八事变”87年后的今天,我们一起听听习近平讲抗战故事。

习.jpg

【英雄母亲邓玉芬】

原文:

北京密云县一位名叫邓玉芬的母亲,把丈夫和5个孩子送上前线,他们全部战死沙场。华北平原上的一个庄户人家写下这样一副对联:“万众一心保障国家独立,百折不挠争取民族解放”;横批是:“抗战到底”。这是中华儿女同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的怒吼,是中华民族抗战必胜的宣言。

——2014年7月7日,习近平在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七十七周年仪式上的讲话

邓.jpg

邓玉芬:

1940年,八路军10团挺进密云西部山区。邓玉芬的大儿子永全、二儿子永水成为白河游击队的首批战士。后来她又把三儿子送到白河游击队。四儿子、五儿子也在环境最残酷的时候,参加了抗日自卫军模范队。

1942年3月,丈夫任宗武和四儿子永合、五儿子永安,种地时遭日军偷袭,丈夫和五儿子同时遇害,四儿子也被抓走了。同年秋,大儿子永全在保卫盘山抗日根据地的一次战斗中英勇牺牲。1943年夏,被抓走的四儿子永合惨死在鞍山监狱中。同年秋,二儿子永水在战斗中负伤回家休养,因伤情恶化无药医治死在家里。

1944年春,敌人在密云猪头岭搜山,她背着小儿子,和八路军伤员、乡亲们躲在山洞,小儿生病啼哭,在危急时刻,她将一团棉絮塞进儿子嘴里。当鬼子下山后,可怜的儿子永远离开了心爱的母亲!她眼睁睁看着幼子死在怀里,自己却无能为力,她撕心裂肺地坐在小七儿的坟头痛哭,这哭声既是对小七儿的亏欠,更是这位母亲对她已故去的诸多儿子的怀念。

【狼牙山五壮士、白刃格斗英雄连、刘老庄连】

原文:

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人民军队血性胆魄的生动写照。“狼牙山五壮士”、“白刃格斗英雄连”、“刘老庄连”、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等无数英雄群体和革命先烈,用生命诠释了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

——习近平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2017年8月1日)

五.jpg

“狼牙山五壮士”

1941年抗战进入最困难时期。1941年8月,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调集7万余人的兵力,对晋察冀边区所属的北岳、平西根据地进行毁灭性“大扫荡”。9月25日,日伪军约3500余人围攻易县城西南的狼牙山地区。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某部第七连奉命掩护党政机关、部队和群众转移。完成任务撤离时,留下第六班班长马宝玉、副班长葛振林,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宋学义等5名战士担负后卫阻击,掩护全连转移。

他们坚定沉着,利用有利地形,奋勇还击,打退日伪军多次进攻,毙伤90余人。次日,为了不让日伪军发现连队转移方向,他们边打边撤,将日伪军引向狼牙山棋盘陀峰顶绝路。日伪军误认咬住了八路军主力,遂发起猛攻。5位战士临危不惧,英勇阻击,子弹打光后,用石块还击,一直坚持战斗到日落。面对步步逼近的日伪军,他们宁死不屈,毁掉枪支,义无反顾,纵身跳下数十丈深的悬崖。马宝玉、胡德林、胡福才壮烈殉国;葛振林、宋学义被山腰树枝挂住,幸免于难。聂荣臻元帅亲笔题词:“视死如归本革命军人应有精神,宁死不屈乃燕赵英雄光荣传统。”

白刃.jpg

“白刃格斗英雄连”

1940年8月,百团大战打响,八连所在的一纵队二十五团担负破袭正太路,断敌交通命脉的任务。

盘踞在戴家垴的日寇为解马首之危,于8月21日夜由小队长登木率50余人,趁着风雨夜,偷偷绕过龙化山,意图偷袭二十五团指挥部。

时任八连连长任尚琮率一排、三排抢占村东北高地,进行阻击。指导员张万清率二排赶往村东南抗击敌人。二排官兵边跑边上刺刀,刚出村口就碰到一群鬼子端着刺刀迎面而来,战士们与鬼子展开了白刃格斗。惨烈的白刃格斗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战士们刺刀捅弯了就用枪托砸,枪托砸碎了就用小锹砍……

敌人被八连无所畏惧的气势吓倒,狼狈撤退。登木逃跑时慌不择路,陷入泥坑,被八连战士击伤,剩下不到10名残敌向东溃逃。战后,八路军总部授予八连“白刃格斗英雄连”称号。

刘老庄.jpg

“刘老庄连”

刘老庄连是由游击队升格为正规军的。1943年 2月中旬,驻徐州的日军第65师团 3000多人,因“扫荡”屡屡扑空,回撤时又遭到新四军打击,于是将其矛头指向淮海根据地领导机关。

日军行动迅速,领导机关尚未转移,形势十分紧急。新四军第 3师第 7旅第19团第4连,临危受命在刘老庄阻击日军。日寇慌忙紧急纠合各路敌军迂回包围四连,切断前来增援四连的民兵。

四连打退了鬼子的五次冲锋,田野上留下了许多鬼子的尸体。指导员李云鹏放开嗓子:“我们八路军、新四军是抗日的队伍,日寇是中国人民的死敌,我们要坚决打到底!” 药毛巾用完了,他们把棉衣里的棉絮撕下来用,战士们腿上的裹带也解下来当作绷带布用了。

敌人第六次冲锋被打下去了。战士们雪亮的刺刀上染上了日军的血。子弹打完了,连长白思才发话了:“我们决不让敌人抓住一个活的!” 战士们握紧上好刺刀的钢枪,决心同日军肉搏!一场悲壮的白刃战,终因敌众我寡,八十二位勇士全部壮烈牺牲。这一战四连共打死打伤日寇500余人。

【杨靖宇、赵尚志、左权、彭雪枫、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戴安澜】

天下艰难际,时势造英雄。在14年反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特别是8年全面抗战的艰苦岁月中,全体中华儿女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凝聚起抵御外侮、救亡图存的共同意志,谱写了感天动地、气壮山河的壮丽史诗,涌现出杨靖宇、赵尚志、左权、彭雪枫、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戴安澜等一批抗日英烈和八路军“狼牙山五壮士”、新四军“刘老庄连”、东北抗联八位女战士及国民党军“八百壮士”等众多英雄群体。

——在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仪式上的讲话(2015年9月2日)

杨靖宇.jpg

杨靖宇:

原名马尚德,是东北抗日联军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曾5次被捕入狱,屡受酷刑,坚贞不屈。1940年1月,为解决部队给养问题,命部队主力北上,自己带领一支小部队东进。到了最后,他身边仅有7名战士,4名负伤,在零下40度严寒中,没有一粒粮食,仅仅依靠树皮棉絮和雪水充饥,但是他与600人的日伪军顽强作战,誓死不降。当伪牌长赵廷喜劝降他:“我看你还是投降吧,如今满洲国对投降的人不杀头的。”杨靖宇平静的说:“如果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咱们中国就完了。”2月23日,由于叛徒出卖,杨靖宇被敌人包围,在山林中与敌人激战数日,受伤多处,后被敌人包围,在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情况下,仍毫不畏惧,顽强抗击,击敌死伤20余人,壮烈殉国。

杨靖宇牺牲后,敌人残忍地铡下了他的头颅,又剖开了他的腹部,惊骇地发现他胃肠里尽是未能消化的枯草、树皮和棉絮,没有一粒粮食,日寇无不震惊。

赵尚志.jpg

赵尚志:

东北抗日联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东北地区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1940年3月,当赵尚志又赴苏联参加第二次中苏伯力会议时,他竟然被北满省委某些人以“有言论错误”为名,再一次撤销了他的副总指挥职务。在接连两次遭到省委的开除和撤职打击之后,赵尚志丝毫没有动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信心。1942年4月12日凌晨,赵尚志被化妆的特务刘德山诱骗,率抗联小分队袭击鹤立县梧桐河(今属汤原县)伪警察分所,途中刘德山突然向赵尚志开枪。赵尚志虽然腹部受伤倒地,仍立即回击将刘德山击毙。受伤被俘后,在审讯过程中,赵尚志宁死不屈。因伤势过重,被俘8小时后壮烈牺牲,时年34岁。

左权.jpg

左权:

黄埔军校一期生,是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高级指挥员,着名军事家。

全国抗战爆发后,担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后兼八路军第2纵队司令员,协助朱德、彭德怀指挥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粉碎日军多次残酷“扫荡”,威震敌后。1941年11月指挥八路军总部特务团进行黄崖洞保卫战,经8昼夜激战,以较小的代价歼敌千余人,被中央军委称为“‘反扫荡’的模范战斗”。他还“是一个有理论修养同时有实践经验的军事家”,从1939年至1941年,他撰写文章40余篇。

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抗日根据地发动大“扫荡”,左权指挥部队掩护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等机关突围转移,在十字岭战斗中壮烈殉国,年仅37岁。

彭雪枫.jpg

彭雪枫:

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杰出指挥员、军事家,是抗日战争中新四军牺牲的最高将领之一。

1938年至1944年,彭雪枫率领新四军第6支队进行了大小战斗3760次,累计歼敌4万8千余人,在运皖东北地区,组建了骑兵团,并在洪泽湖地区取得了着名的淮北反“扫荡”作战(又称33天反“扫荡”斗争)的胜利;取得了敌我伤亡比例5:1的辉煌胜利。

1938年9月29日,彭雪枫创立《拂晓报》,并在该报发表以革命为主题和战术指导的文章60余篇,为革命斗争提供了精神力。1938年11月26日,在河南杞县傅集成立新四军游击支队随营学校,彭雪枫亲自兼任校长。他投身革命20年,被毛泽东、朱德誉为“共产党人的好榜样”。

通灵哥.jpg

佟麟阁: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以制造卢沟桥事变为起点,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7月28日,北平大战开始。日寇调集数以万计的日军在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分别向北平、天津以及邻近各战略要地大举进攻。

北京城外的南苑,佟麟阁所在的第二十九军司令部遭受40余架敌机的轮番轰炸,并有3000人的机械化部队从地面发动猛烈攻击。佟麟阁将军率部不畏强敌,奋勇抵抗。佟麟阁与132师师长赵登禹誓死坚守阵地,指挥二十九军拼死抗击。佟麟阁在组织部队突击时,被机枪射中腿部。部下劝其退下,他执意不肯,说“个人安危事小,抗敌事大”,仍率部激战。头部又再受重伤,流血过多,壮烈殉国。赵登禹率部誓死坚守阵地,拼死抗击。7月28日,在奉命向北平撤退途中,遭致日军伏击,壮烈殉国。

毛泽东同志曾高度评价佟麟阁、赵登禹等国民党抗日将领,称赞他们在执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神圣任务中光荣地壮烈地牺牲了”,他们“给了全中国人民以崇高伟大的模范”。

张自忠.jpg

张自忠:

国民党第五战区右翼集团军兼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盟军中阵亡的最高将领,也是现代战争面对面厮杀,贴身肉搏,喋血拼刺中唯一战死的将军。

1940年5月,日军为控制长江水上交通线,调集15万精锐部队发起了攻占枣阳、襄阳、宜昌等地的枣宜会战。张自忠将军本来率部防守襄河以西,当日军攻破第五战区第一道防线,直扑襄阳、枣阳时,身为集团军总司令的张自忠将军,毅然率领预备七十四师和军部特务营东渡襄河,抗击来犯之敌。他写信给河东的第五十九军,“只要敌来犯,兄即到河东与弟等共同去牺牲。”“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枯,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渡河后,张自忠将军率部在南瓜店附近顽强抗击日军,重创日军,并截断了日军后方补给线。

张将军力战不退,与敌搏杀,最后身中7弹。弥留之际,张自忠将军留下最后一句话:“我力战而死,自问对国家、对民族、对长官可告无愧,良心平安!”旋即拔佩剑自戕。

戴安澜.jpg

戴安澜:

1942年3月,戴安澜率部赴缅甸参加远征军抗战。他率领200师不惜冒孤军深入的危险,开进同古,逐次接替了英军的防务。同古保卫战打响以后,200师全体官兵坚守阵地,勇猛还击。虽是孤军作战,后援困难,但师长戴安澜决心誓死抵御到底。他在致夫人王荷馨的信中写道:“余此次奉命固守同古,因上面大计未定,后方联络过远,敌人行动又快,现在孤军奋斗,决心全部牺牲,以报国家养育。为国战死,事极光荣。”他带头立下遗嘱:只要还有一兵一卒,亦需坚守到底。如本师长战死,以副师长代之,副师长战死以参谋长代之。参谋长战死,以某某团长代之。同古保卫战历时12天,以牺牲800人的代价,打退了日军20多次冲锋。

战斗结束后,戴安澜在撤退过程中,遭敌袭击,身负重伤,因缺乏药物医治,伤口化脓溃烂,壮烈殉国,时年38岁。

康联.jpg

东北抗联八位女战士

1938年10月上旬,因与日伪军千余人遭遇,已行至河边准备渡河的以冷云为首的东北抗日联军8名女官兵,为掩护大部队突围,毅然放弃渡河,在冷云率领下,分成3个战斗小组,与日伪军展开激战。她们主动吸引日伪军火力,使部队主力得以迅速摆脱敌人的攻击,但是她们却被敌围困于河边。在背水作战至弹尽的情况下,面对日伪军逼降,誓死不屈。她们毁掉枪支,挽臂涉入乌斯浑河,高唱着《国际歌》:“……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集体沉江,壮烈殉国。牺牲时,她们年龄最大的冷云23岁,最小的王惠民才13岁。

国民党军“八百壮士”

1937年8月13日,日军大举进攻上海。战役进行到最后阶段,10月26日晚,守卫大场防线的中国军队第88师第524团400余人(为迷惑敌人,对外宣称“八百壮士”),在副团长谢晋元指挥下,奉命据守苏州河北岸的四行仓库。在日军的重重包围下,孤军奋战四昼夜。战至30日,接到撤退命令后,他们冲出重围,退入英租界困守。 1941年,谢晋元被汪伪特务暗杀。同年12月,日军突入英租界,将困守在此手无寸铁的“八百壮士”余部俘获押走,部分人被遣送至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日军集中营。

责编:王法治、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