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减负年来了!习近平指出过这些形式主义问题

2019-03-12 07:57:38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给基层减负,首先要整治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今年两会,习近平强调脱贫攻坚要响鼓重锤、警钟长鸣,今天小组为大家梳理习近平指出的脱贫攻坚里的一些“浮夸风”等问题,确保做到脱真贫、真脱贫。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决定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

为基层减哪些负担?习近平曾直截了当地指出:“要把干部从一些无谓的事务中解脱出来”。而这些无谓的事务,映射出的却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这个“大问题”。

今年两会,习近平在参加多个代表团审议中,都提到一件大事:脱贫攻坚。但是很多扶贫干部都感觉压力山大,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脱贫攻坚里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盛行。攻坚战要用攻坚战的办法打,习近平指出关键在两个字:准、实。只有打得准、干得实,才能有力有效。

给基层减负,首先要整治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今年两会,习近平强调脱贫攻坚要响鼓重锤、警钟长鸣,小组为大家梳理习近平指出的脱贫攻坚里的一些“浮夸风”等问题,确保做到脱真贫、真脱贫。

a.jpg

不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既不能一味等靠、无所作为,也不能“捡进篮子都是菜”,因发展心切而违背规律、盲目蛮干,甚至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同菏泽市及县区主要负责同志座谈时的讲话》(2013年11月26日)

手榴弹炸跳蚤不行

空喊口号、好大喜功、胸中无数、盲目蛮干不行,搞大水漫灌、走马观花、大而化之、手榴弹炸跳蚤也不行,必须在精准施策上出实招、在精准推进上下实功、在精准落地上见实效。

——《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1月27日)

搞“数字扶贫”要严肃追责

要加强对脱贫工作绩效的社会监督,可以让当地群众自己来评价,也可以建立第三方评估机制,以增强脱贫工作绩效的可信度。对玩数字游戏、搞“数字扶贫”的,一经查实,要严肃追责。

——《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1月27日)

“被脱贫”是自欺欺人

部署脱贫任务不能不顾贫困分布现状、采取层层分解的简单做法。这种做法是自欺欺人,必然会使一些贫困户“被脱贫”。脱没脱贫,要同群众一起算账,要群众认账。

——《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1月27日)

b.jpg

缺乏突破完不成任务


现在,有的地方党委和政府、有的行业部门还是按原来的套路和习惯,对采取非常规措施缺乏突破,这样下去肯定完不成任务。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财政增收不乐观,但扶贫资金不但不能减,中央和省级财政还要明显增加投入。这一点要统一思想。

——《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1月27日)

“救命钱”玩猫腻要从严惩处

我要强调一点,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救命钱”,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更容不得动手脚、玩猫腻!要加强扶贫资金阳光化管理,加强审计监管,集中整治和查处扶贫领域的职务犯罪,对挤占挪用、层层截留、虚报冒领、挥霍浪费扶贫资金的,要从严惩处!

——《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1月27日)

由“输血式”向“造血式”转变

新形势下,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要注意由“输血式”向“造血式”转变,实现互利双赢、共同发展。西部地区产业支撑带动能力不强,自身造血功能比较弱,靠过去单一的、短期的、救济式的送钱送物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在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7月20日)

不仅“富口袋”,更要“富脑袋”

摆脱贫困首要并不是摆脱物质的贫困,而是摆脱意识和思路的贫困。扶贫必扶智,治贫先治愚。贫穷并不可怕,怕的是智力不足、头脑空空,怕的是知识匮乏、精神委顿。脱贫致富不仅要注意“富口袋”,更要注意“富脑袋”。

——《在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7月20日)

防止急躁症,警惕“大跃进”

有的地方提出的口号是:“白加黑、五加二,三年活要一年干”,“奋战三百六十天,贫困帽子甩一边”。西部某深度贫困县贫困发生率高达百分之三十以上,却提出要提前四年摘帽。

脱贫攻坚多干快干,主观愿望是好的,但这样的时间表是不是符合客观现实?会不会引发“被脱贫”、“假脱贫”?口号喊出去了,到时候做不到就会失信于民。

不顾客观条件的层层加码,看似积极向上,实则违背规律、急躁冒进,欲速则不达。有条件的地方可以提前完成,但要量力而行、真实可靠、保证质量,不要勉为其难、层层加码,要防止急躁症,警惕“大跃进”,确保脱贫质量。

——《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2017年2月21日)

c.jpg

扶贫中的形式主义:“巧算账”、“拍脑袋”、“垒大户”、“选高个”、“急就章”


扶贫工作中的形式主义主要有以下表现。

有的不是认真想办法、出实招帮助困难群众培育增收门路,而是通过“巧算”收入账,把今后的预期收入算为当前的实际收入,把还没有变成商品的产品收入算为现金收入,以拔高收入的方式实现假脱贫。

有的发展产业不进行调查研究,靠拍脑袋决策,去年让贫困户养鸡,今年让贫困户养羊,明年让贫困户种药材,扶贫项目和贫困户产业需求严重脱节。

有的为了尽快见到“扶贫效果”,把扶贫资源集中用到少数人甚至非贫困户身上,“垒大户”、“堆盆景”,作为脱贫亮点来宣传。

有的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一些贫困户戴上贫困帽才一年就被要求摘帽。

有的地方在移民搬迁中,硬性规定每年要完成的搬迁人数并逐级下达,导致“急就章”式搬迁后资金、土地矛盾显现。

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有报道说一位驻村扶贫干部最多时一天就填了四十八份。

——《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2017年2月21日)

“干部干,群众看”

现在,一些地方出现了“干部干,群众看”的现象。一些贫困群众等靠要思想严重,“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认为“扶贫是干部的事,反正干部立了军令状,完不成任务要撤职”。

出现这种现象,既有群众的原因,也有干部的原因。一些地方工作还是老办法老路子,简单给钱给物,对群众的思想发动、宣传教育、感情沟通不到位,在调动贫困群众脱贫积极性、激活内生动力上做得不够。

——《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2017年2月21日)

“三保障”难度较大

在脱贫目标上,实现不愁吃、不愁穿“两不愁”相对容易,实现保障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三保障”难度较大。

——在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的讲话(2017年6月23日)

“虚假式”脱贫、“算账式”脱贫、“指标式”脱贫、“游走式”脱贫

对群众反映的“虚假式”脱贫、“算账式”脱贫、“指标式”脱贫、“游走式”脱贫等问题,要高度重视并坚决克服,提高脱贫质量,做到脱真贫、真脱贫。

——在甘肃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强调(2019年3月7日)

标准不拔高、不降低

在脱贫标准上,既不能脱离实际、拔高标准、吊高胃口,也不能虚假脱贫、降低标准、影响成色。

——在甘肃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强调(2019年3月7日)

不能撤摊子、甩包袱

贫困县摘帽后,也不能马上撤摊子、甩包袱、歇歇脚,要继续完成剩余贫困人口脱贫问题,做到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

——在甘肃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强调(2019年3月7日)

来源:学习小组


责编:王法治、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