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注意没,习近平出访中反复提到了八个字

2019-03-26 20:52:51来源:海外网
字号:

【学习小组按】

此次出访欧洲,习近平多次强调:“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人类处在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各国元首也充分肯定了这一判断。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论断始于2017年12月,习近平在接见驻外使节工作会议代表时提出了这个重要论断。

在2018年中国对外关系的重要场合和重大的国际会议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频频出镜,非常抢眼。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习总书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论断,就在国内外迅速形成共识。这说明,中国对世界局势的全新战略判断正中要害。

今天,我们邀请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青年学者陈康令为大家解读,何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image.png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有这么一句: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联系起来便可以发现,“大变局”的说法是对“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高度提炼。“百年未有”的前缀则是充满历史厚度。

当今世界,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大发展”,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的“大变革”,国际力量对比和世界格局的“大调整”,的确是前所未有,波澜壮阔。

早在2015年10月,中央政治局就全球治理格局和全球治理体制进行第二十七次集体学习,习近平便指出:

“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是近代以来国际力量对比中最具革命性的变化。“

这里提到了近代以来,也就是百年的维度。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震撼世界,和发达国家的实力对比也产生很大改变,这应该是让西方大跌眼镜的。

习近平还强调:”数百年来列强通过战争、殖民、划分势力范围等方式争夺利益和霸权逐步向各国以制度规则协调关系和利益的方式演进。”

西方过去做的不好的地方,要勇于批判,吸取教训。这叫“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西方的成功经验,我们也要学习借鉴,但不能生搬硬套。比如“大国协调”本身是欧洲政治的产物,如今我们在国际舞台上依然要协调各国复杂的关系和利益,但不能只是大国说了算,而要靠大家共同制定的制度规则。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到了2016年9月,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成功举办之后,中央政治局就全球治理体系变革进行第三十五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指出:

“在这次峰会上,我们

首次全面阐释我国的全球经济治理观,

首次把创新作为核心成果,

首次把发展议题置于全球宏观政策协调的突出位置,

首次形成全球多边投资规则框架,

首次发布气候变化问题主席声明,

首次把绿色金融列入二十国集团议程,在二十国集团发展史上留下了深刻的中国印记。”

这六个“首次”气势如虹。跟一年前的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相比,这次的主题当中多了“变革”这两个字,学习的内容也从学理的分析研究转向实践的谋篇布局。全球治理领域的确需要中国共产党“马上就办”的实干作风。

image.png

由此可以发现,要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应当从三个方面切入,这其实也是三对主要矛盾:西方世界和非西方世界,全球化和反全球化,中国百年和世界百年。

第一,西方世界和非西方世界。当前“西降东升”的总体政治和经济格局已经形成,与百年之前“西升东降”的格局正好相反。

一战之前,西方列强就已经牢牢占据了全球政治和经济格局中的主导地位,以古代东亚国际秩序为代表的传统国际秩序形态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西升东降”格局达到顶峰。

但两次世界大战带来的危害是全方面的,全球各国几乎难以幸免于难,这是“西降东降”格局。

二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分庭抗礼。同时,民族独立运动兴起,世界经济总量以乘数效应增长,非西方世界获得了更多平等的发展机会,联合国等机制创立,世界格局进入“西升东升”阶段。

冷战结束后,世界进入美国独霸的“单极时刻”,世界格局短暂地回到了“西升东降”状态。但不久美国就先后遭遇“911事件”和金融危机,自身实力和领导权遭受巨大削弱,并在西方世界内部引起一系列负面反应。而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的综合国力大幅上升。世界格局于是进入“西降东升”阶段。

第二,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南来北往”的全球化主流趋势仍会继续保持,在程度上也要比百年之前要加深许多。因为广大发展中国家和西方世界一起在推动这种趋势。

毫无疑问,数百年来西方世界对全球化的推动和创造精神大大加深了世界各国和人民的交流融合。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先后引领三次生产力革命,率先开创全球治理体系,促进了整个人类的发展进步。

但西方从崛起之时便将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你输我赢的零和逻辑奉为圭臬,也屡屡陷入战争和金融危机的泥潭。

近年来,美国还出现了逆全球化倾向,连连挑战世界贸易组织和多边贸易体系等国际机制,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令盟友们也叫苦不迭,的确给世界出了一道道难题。

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主要是以和平方式进行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深入人心,不少国家还有着非常丰富的历史传统和文化积淀。尽管过去大部分国家长期处在世界体系的边缘,但以人工智能等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给全球各国带来了全新机遇。

更重要的是,非西方国家有很大潜力去学习西方国家促进全球化的积极一面,也有足够的实力和意愿去更积极主动地融入甚至带动全球化进程、参与全球宏观经济协调、解决全球性问题。这是全球化进入新时代的力量源泉。

第三,中国百年与世界百年。当今“西降东升”总体格局正在强化“南来北往”的主流趋势。促成这种变化的核心因素有不少,其中的重要一点,就是中国的和平崛起。

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逐步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经历了刻骨铭心的惨痛历史。

晚清朝野上下被迫“睁眼看世界”,“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之类的观点迅速蔓延开来,“变局”、“奇变”、“创局”、“世变”、“运会”等词汇也纷纷出炉。但中国实在是力所不逮,只能任人宰割。

新中国建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经过数十年的摸索和努力,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第一大旅游消费国。仅中国一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就超过了美欧日之和。

对世界而言,中国的和平崛起本身就是一大变局。从百年前的被动应对“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到如今的主动融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完成了“华丽转身”。

中国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施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发起创办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与日俱增。

在中国“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中央提出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战略判断,这说明“强中国”和“利天下”之间是相互促进的关系。

当然,挑战与机遇是并存的。中国应充分保持战略定力和战略自信来把握这世界大势。从过去的“顺势”和“得势”,到现在乃至将来的“造势”和“谋势”,每一步都需要走好。

(来源:学习小组 作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青年学者 陈康令)

责编:张莎莎、贾雯帆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