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台腔:通识教育十年,谁“改变”了香港青年

2019-08-27 17:23:14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有些香港教师不好好考虑如何在他们心中播撒真善美的种子,却逮住教材编写的漏洞大做文章,肆无忌惮地“播毒”,向学生灌输偏激单一的价值观,肆意抹黑“一国两制”,挑动香港和内地对立。

微信图片_20190827141852.jpg

一名12岁男童于荃葵青示威被捕,消息指他涉“非法集结”。(来源:港媒)

即将9月,各地学生忙着迎接“开学季”。

然而,在香港,乱港分子却不断煽动罢课,妄图绑架下一代要挟政府,以满足其不可能得逞的政治诉求。

为了哄骗更多年轻人参与以壮大声势,他们甚至举办洗脑集会,对年轻学生灌输极端价值观,并进一步鼓动学生罢课,充当反社会、反政府的暴力急先锋。在洗脑集会上,示威学生不时情绪激动地高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令人胆战心惊。

近段时间,在乱港分子的煽动下,心智欠成熟的青少年燃起了叛逆对抗的火焰。刚刚过去的周末,荃葵青游行结束后有暴徒多次冲击警方防线,警方共拘捕36人,年龄最小的只有12岁,即将升读初一,恐怕因此不能正常入学。

翻查警方公布的拘捕数字,连同这名12岁的学生,近期至少有5名未满16岁的学生被捕。一面是恐受煽惑被裹挟罢课,一面是恐因违法行为无法如期入学,香港青少年到底怎么了?

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曾痛心地指出,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中学生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

通识教育是2009年起香港中学的必修科目,内容覆盖面广,分为个人成长、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全球化、公共卫生、能源科技6个单元,与社会时事联系紧密,旨在帮助学生全面认识香港社会、国家乃至世界,培养学生的批判思维和独立思考能力。


如今,通识教育推行已有10年,期间争议不断。由于教材可由教师选择或编写,又缺乏必要的把关审核机制,在实际操作中,教材的内容选择、考试中的问题设置,都轻易为“黄师”(反对派教师)利用,成为宣传其政治主张的工具。

青少年如同一张白纸,有些香港教师不好好考虑如何在他们心中播撒真善美的种子,却逮住教材编写的漏洞大做文章,肆无忌惮地“播毒”,向学生灌输偏激单一的价值观,肆意抹黑“一国两制”,挑动香港和内地对立,公然散播仇警思想,甚至煽动学生投身“抗争”和激进违法行为,在香港青少年心中埋下仇恨和暴虐的种子。

且看通识教材如何颠倒黑白。香港回归祖国后,“一国两制”落地生根。对于香港在“一国两制”下取得的成就,通识教材却不提及,反倒通过援引“律师”和“市民”意见等,歪曲香港实际的政治、司法和社会状况,唱衰质疑“一国两制”,乃至用“两制”压制“一国”,让青少年很难养成正确的国家观念。

2013年非法“占中”理念提出不久,便有教师炮制“占中”通识“教材”。更荒唐的是,教材由非法“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担任顾问并把关,可想而知,原应教导学生明事理、行正路的“教材”,被别有用心者制成“占中行动指南”,赤裸裸地进行单方面的政治宣传。

近来流传的香港圣士提反书院初一通识课程试卷中,漫画指向非法“占中”事件,却全然不提“占中”违法本质和恶劣影响,反倒聚焦示威者被警察抬走一刻。示威者高呼“占路不是罪”,看去“大义凛然”,警察却被描画得面目凶恶,暗示和引导意味非常浓厚。试卷被指对违法抗争“只提好处不问坏处”,刻意渲染警民敌对,引人质疑教师要向学生“洗脑”和灌输仇警思想。

香港有很多中学是英文中学,那里通识教育扭曲更甚。不但将西方反华势力对中国的偏颇描述照单全收,还动辄对学生进行洗脑,假借“通识之名”向中国作政治攻击。

学生被引导从负面角度评价内地乃至国家,并无客观中立思考和作答的机会。别的不论,如果一份学习材料和试卷,只能被迫从一种角度思考和作答,还要以抹黑自己的国家来赚分毕业,好意思说这是正经教育?只能暴露其用意至恶且不择手段。

如此一面倒地进行价值输出,甚至赤裸裸地引导学生去牺牲自己当炮灰,早已完全背离教育的本意,沦为精明狡诈的成人操纵戕害青少年,来满足一己之私的工具。

当他们卑贱地抱西方大腿,卖国卖港地捞取政治利益时,被蒙蔽毒害的青少年既未能收获真知,在知识和素养层面落后于人,又在价值层面失去了赢得尊重的机会。

仇恨之液浇灌不出文明高尚之花。

当香港青少年叫嚣着“革命”口号走上街头,打砸抢纵火无恶不作,肆意守护家园的警察、随意攻击无辜的市民和游客,并因此失去学习机会、工作岗位、发展前途,甚至因暴力犯罪沦为阶下囚,明理之人只会为他们被洗脑蛊惑而痛心不已。

反对派害人至深,青少年何辜?却沦为教育的受害者和街头运动的牺牲者。(文/东篱旧友)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关注“港台腔”微信公号,浏览更多台港澳快讯与深度解读。


责编:王法治、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