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谁在监听全世界?

2020-08-11 21:07:24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电影《天下无贼》中,贼首黎叔手段高超、阴险狡诈。

现实世界里,美国这个“全球网络空间最大的国家级监听者”似乎也在充当黎叔角色,一边做着“信息小偷”,一边上演了一出“贼喊捉贼”。

image.png

曝光美国“棱镜”计划的爱德华·斯诺登(图源:网络)

监听

近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称要在美建立一个将中国企业拒之门外的“清洁网络”,保护美国的“数据安全”。

消息一出,不少网友哭笑不得:“说起全球网络窃密,美国若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搞清洁网络?这边建议您了解一下自己的满身污迹”。

震惊世界的“棱镜门”才过去没几年,此时忙于洗白与嫁祸,很难不让人笑出声。

2013年6月,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曝光代号为“棱镜”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秘密项目,美国在全球网络监控领域的伪善面纱被彻底揭下。

据斯诺登前后数次爆料,美国的监控无孔不入:

一是世界政要。包括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国际组织负责人及多国政要出现在监听名单中。仅2009年,就有122名外国领导人被美方监听。

二是外国企业。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全球知名信用卡品牌维萨公司、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华为公司、戴尔公司有关产品均长期被美国国家安全局监控。截至2011年,来自欧洲、非洲及中东的1亿多条信用卡信息被“追踪”。

三是中国。 斯诺登向德国《明镜》周刊提供的文件表明,美国针对中国进行大规模网络进攻,将中国领导人、中国政府机构、银行、大学、电信公司列为“重点关照对象”。就连腾讯聊天软件QQ、中国移动即时通讯应用飞信也被拉入当年的监控范围。

最后是全球民众。美方情报人员利用名为“XKeyscore”的项目,每天收集全球近50亿份手机通话记录、20亿条手机短信息;据英国《卫报》报道,脸书、推特、谷歌地图等APP中的个人身份信息无一不被美方“抓取”。

“棱镜”项目曝光后,德国总理默克尔连夜打电话质问白宫,称若监听属实将是“对信任的严重践踏”、“完全无法接受”;28个欧盟国家领导人齐聚布鲁塞尔举行峰会、声讨美国;俄罗斯总统普京直言,斯诺登事件应由美国情报机构承担全部责任。

一时间,全球的怒火烧向华盛顿。

image.png

“XKeyscore”项目示意图(图源:外媒)

花样

有人将美国称作“黑客鼻祖”,而在其精心打造的“黑客帝国”内,近年来那叫一个花样百出。

据相关网络安全机构披露,目前被业界称作“灭霸级别”的两个高级持续性威胁(APT)组织——“方程式”和“索伦之眼”,后台皆为美国国家安全局。

所谓“APT攻击”,是指黑客以窃取核心资料为目的,经由计算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设备,发起具有高度隐蔽性、长期性的定向网络攻击。

2000年至2015年间,“方程式”对全球43个国家和地区的上万台主机实施APT攻击,中国受攻击数量高居“榜首”;“索伦之眼”主要针对中国、俄罗斯开展网络间谍活动,在针对中国的攻击中,有上百个计算机终端受到影响。

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利用“黑珍珠”计划对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实施持续监控,每隔72小时,美国政府就会收到一份关于该公司的最新报告。时任巴西总统罗塞夫表示,这证明美国网络行动绝非出于“安全与反恐”动机,而是具有“经济与战略”企图的商业间谍行为。

就在几天前,《华尔街日报》还报道称,一家与美国国防及情报界有紧密联系的美国公司将其软件植入逾500款APP,追踪全球数亿用户的位置数据。

主导制定网络规则、研制黑客工具、用“梯队系统”“五眼联盟”共享情报、把军事霸权延伸到作为“第五领域”的网络空间……在美国所谓“绝对安全”的国家利益面前,其他国家乃至全球民众的隐私,又算得了啥?

image.png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公司Anomaly Six近日将其软件植入逾500款APP。图源:华尔街日报

“野心”

“将其他主权国家变为自己数字化监控的殖民地”——这是“维基解密”网站创始人阿桑奇给美国网络监控行动下的定义。

为了配上这份“野心”,美国全球监听行动项目之多、投入之大、范围之广、时间之长,无不是世界之最。

在技术支持方面,微软、雅虎、谷歌、脸书、苹果等9家巨头相继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合作:微软一度为之开放outlook、hotmail内部接口;曾声称其加密技术和P2P架构无法被政府“搭线接听”的Skype,也主动打开“后门”。

由于全球大部分通信流量要经过美国,从光缆获取世界范围内的数据也成为美国实施监听的主要手段。美国国家安全局与众多电信公司签署协议,电信公司要在美国本土建立“网络运行中心”,美国政府官员可在特定时限内进入查访。

此外,美国国家安全局早在1997年就设立了“获取特定情报行动办公室”,其主要任务是通过秘密入侵目标计算机及电信系统来窃取存储在目标计算机中的数据,获取境外目标情报。

而说起美国的监听“发家史”,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不久,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就颁布授权备忘录:“在一定时期内开展特定电子监控行动”;2012年,奥巴马签署名为《美国网络作战政策》的总统指令,称“为实现美国在全世界的国家安全目标,美国可以动用独特的和非常规的武力,在事先不进行任何警告的情况下发动攻击”。

斯诺登爆料的7年后,今年2月,多家美媒又发布联合调查报告,披露美国和原联邦德国(西德)的情报部门自上世纪70年代起秘密操控瑞士加密设备供应商,从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窃取情报,开展无差别监听。

看来,这几十年里美国总统与美国国家安全局、联邦调查局、司法部等机构就全球监听行动所达成的一致还真如蓬佩奥所言:“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

文/点苍居士

资料/云中歌

来源:侠客岛


责编:赵宽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