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媒称"中国记者是间谍" 当事人撰长文详述经过

2017-05-05 15:57:1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应该道歉的是总理新闻办,因为加拿大是一个民主国家,一个自诩新闻自由的国度。
   四、同总理新闻发言人再度交锋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8月27日夜,加拿大总理办新闻发言人(主任)安德鲁·麦克杜格尔给本人发邮件,坚持要求本人道歉。他在电邮中称,“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不推我的工作人员并从一名公职人员手上试图夺走话筒的话,件事就不会发生。我仍然在等待你的道歉。”李学江当夜回复:“首先是你的同事再三走近并拉扯本人,要求本人放弃提问,记者这才用手推挡她的拉扯。记者当时正站在提问记者队列里准备提问,怎么会毫无理由地走出队列去‘推搡’她呢?!”本人在电邮中写道,“我是被记者团集体推选出来的提问记者之一,你的同事没有剥夺我提问的权利,尤其是强行!你的同事首先欠我一个道歉。难道你不认为,在发声明之前,你至少应该做一些调查,找出真相吗?我等待你的同事和皇家骑警对他们强行剥夺我的提问权的道歉。”

麦克杜格尔在回复的电邮中说:我是在向记者了解后才发出要你道歉声明的。于是本人在电邮中指出,“我认为,你在发出指责我的声明之前,根本就没有时间向在场记者核实,因为事发后所有记者都在发稿室围着本人进行采访呢。请你点出向哪位记者作了解了?事实上。我也并没有‘推搡’朱莉女士,我只是想把她抓我胳膊的手推挡开。当时我正在准备提问,你说我这个时候会走队列无缘无故地去推搡朱莉女士是不合情理和逻辑的。”“如果你不清楚事件发生的过程,,我告诉你,现场有一位女士见证了整个事件。她的名字叫珍妮丝·考利。这位女士写道,‘我看到这男人在排队等候,然后一名女子走来同他说了些什么,她试图推走他,然后他就回推了,你们能看到他在问‘为什么’,然后就推拉起来。那名女子是肇事者。总理和加拿大人都应该向中国记者道歉,因为这将我们加拿大的民主变成了伪善。’这段评论是加广播公司8月23日题为《在哈珀活动上扭拉之后,皇家加拿大骑警制止中国记者》文章后面的跟贴。建议你找出原文读一读,看看究竟是谁首先动手,谁更需要做出道歉。”

我在电邮中告诉这位发言人,“本记者对加总理北方之行发回的6篇消息和1篇评论,并配发20多张照片,都是正面报道,有助于提升加拿大在中国的形象和声誉。而这正是你作为加拿大总理新闻发言人份内职责所在。而你的办公室却为记者推动中加关系的报道设置障碍,这近于渎职行为,你是否可考虑为此辞职。”

针对麦克杜格尔说他向一些随行记者了解了情况,本人指出:“那为什么他们都不站在你这一边呢?正相反,他们的报道都批评了总理新闻办限制及不尊重媒体及记者;难道你没有读《环球邮报》和《全国邮报》第二天的新闻报道吗?难道你没有看当天晚加拿大广播公司与加拿大电视台的新闻吗?难道你没有看到在这些报道后面的数以千计的读者们的跟贴评论吗?”

总理办此前一年在赢得连任后曾给各位内阁部长们提供了一份“黑名单”,列出各部反对保守党的人士,提请部长们注意防范。此事一经泄露即成一时丑闻。让哈珀政府十分难堪。本记者在回给麦克杜格尔的电邮中问,“新闻办是否在记者协会中也有一份黑名单呢?本人是否也名列其中呢?请你公布一下记者黑名单好么?”这一讥讽让麦克杜格尔极为恼火,他在回电中竟然做出了威胁:“如果你不做出道歉,总理今后的活动你不受欢迎。”本人反问道:“你的这一表态是否能够代表总理?”他回电说,“我是总理的新闻发言人,我的话当然代表总理。”本人立即回电邮说,“果真如此,请以总理的名义公开地向公众,向记者协会以及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表一个正式公告,声明‘中国记者李学江是不受欢迎的人。’”我在邮件中明确告诉他,“不要威胁我,如果你再如此蛮横,我保持将你的邮件公之于众,发给加拿大各大主流媒体的权力。”麦克杜格尔对此颇为心虚,于是在最后的电邮中表示:我们到此为止吧,不想再同你争论下去了。

本人则在最后的电邮中告诉他,“别指望我会道歉。我还是要请你回答一个极其简单的问题:告诉我,临时剥夺一位中国记者的提问权力的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是种族歧视?是排外,还是反华偏见?因为这才是发生此次不愉快事件的最根本的起因。”但麦克格尔对此始终避而不答,邮件交锋也就此画上句号。我们的邮件交锋持续了两个夜晚。

邮件交锋后的第三天,总理新闻办召开哈珀出席G-20峰会启程吹风会,由麦克杜格尔主持,本记者就坐在他的对面,相互看了几眼,既没打招呼,也没再发生什么不快。一个多月之后,麦克杜格尔辞去总理新闻发言人一职,前往英国出任一家公司的公关顾问。而女秘书朱莉在此前就已调往卫生部去了。此事是否同记者发生冲突有关则不得而知。

麦克杜格尔原本表示,如果本人不道歉他要将此事提交到加拿大记者协会。但记者协会主席和一名常委都在随行记者团里,本就在事发现场,对冲突原委与真相一清二楚,因此对总理新闻办的要求未予理睬。不久后,在议会大楼内又发生皇家骑警粗暴对待加拿大记者的事,记者协会当即而给总理办发出了要求约束尊重记者正当采访活动的抗议信。

加拿大舆论认为,总理新闻办同中国记者发生这次磨擦“并不出乎意外”,因为此类总理办同媒体的冲突在加拿大国内已司空见惯,“不过,这种事件落在国际媒体头上尚属首次”。

五、发给记者协会和媒体的说明

在这一事件中,记者在加拿大舆论和民众中赢得了广泛的同情与支持。尤其是各地华文媒体纷纷刊发了对记者的采访与专题报道。奇怪的是,反而有一、两位逢中必反的华人对记者的维权行动进行了污蔑,夸大其词地说什么“中国记者咆哮公堂”(其实只是两人推拉,并没有高声争吵);还说“中国记者被警察押出会场外”(其实就拉到后面4、5米的远方,看到记者胸牌后立即放记者回到前面了);其中还扯出,“相比之下,中国根本就不存在新闻自由”云云。

为澄清一些不实传闻,也为向加拿大记者协会有个交待(因为总理新闻发言人宣称要将此事提交到记者协会),于是本人给记者协会和各大中英文媒体发去了如下几点说明:

中国人民日报驻加拿大首席记者李学江对北极之行所发生的不幸事件表示遗憾,但不会就此做任何道歉,理由如下:

将李学江纳入提问名单,李学江本人坚持提问一事,并不是李学江的个人行为,而是随行记者团的集体推选与决定,是总理新闻办没有尊重记者团的民主推选与集体决定。

按即定惯例,只能由随行记者团集体讨论来决定由何人提问,然后将记者名字提交给总理新闻发言人;而总理新闻办仅可限定提问人数和时间,对由谁来提问,提什么问题并无干预之权。显然,总理新闻办违背了这一民主规则。而李学江所提问题也并非是敏感问题,新闻秘书朱莉要求将问题让给加拿大记者提问表明这并非是一个为难总理的挑衅性问题。

总理办新闻室限定只能提5个问题,随行记者团通过内部协调,已将李学江的问题纳入在5个问题之内,并未超越总理办的限定。

总理办新闻室突然在现场做出撤换改变,并未经记者团同意,也未给出任何理由,这只能解释为是对中国记者的排挤与歧视。中国记者付钱前来做报道,不是来游山玩水的。不让提问,又不能参加其间两场重要活动,那么记者此行的目的与意义何在?

在任何国家,记者提问都是其职责所在,如果总理对所提问题感到不快或不好回答,完全可以装作听不见,不予理睬;或是回避问题,顾左右而言它。但无论是总理新闻发言人,还是警方都没有因为记者要提问而使用武力的权力。

不在事发现场,远在数千公里之外的总理新闻办主任,在没有对记者团一方做任何了解的情况下即匆匆发表声明,对中国记者进行指责并要求道歉,显然是不负责任的。

值得指出的是,中国记者此次随行并报道加总理的北极之行,有利于提高加拿大在中国的知名度,有助于两国间的相互了解与合作。李学江在此期间共发回了6篇消息,一篇评论以及二十多幅照片,均在中国媒体上刊出。这对中国读者和企业界了解加拿大是颇有助益的。可是总理办的新闻官竟然表现出一种盲目排外的狭隘心态,阻碍记者的采访报道工作,这近于渎职行为。

这一说明发出后,有不少媒体都予以刊出,很多读者发出跟帖,对记者表示同情与支持。其后,加拿大总理办公室则因为策划掩盖保守党参议员的腐败丑闻而声名狼藉,成为众矢之的,其办公室主任不得不为此辞职。

(李学江,人民日报加拿大分社前社长)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qrcode_for_gh_171d8cb8e220_258.jpg

责编:栾雨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