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对RCEP抱有遗憾,尚能千呼万唤始进来否?

2019-11-08 09:08:53来源:澎湃新闻网
字号:
摘要:眼前“党争”的现实考虑又让莫迪对这个看似遥远的长远之计保持了的距离。

其三,外部势力不允许。

印度的这个大国,军工体系就是一个缩影,煌煌一个大国,居然连子弹都要国外进口,外部影响在军工和整个印度都是无处不在。印度的经济如同军工一样,实际上是被外部高度操盘的,未来的数字经济被美国等国的跨国企业所操控,中坚的工业体系缺乏自主知识产权,服务和外包虽大行其道但本质却是“为外国服务”,印度看似庞大的背后却是由无数交织的线在进行着远程操控。对于印度要加入RCEP,某国不同意、某资不乐意、某企不答应,如之奈何?

其四,印度领导要特权。

印度面对国家利益时是高度现实的。莫迪称“RCEP不符合印度的核心利益”,印度否决的不是RCEP,而是否决“RCEP没给印度开小灶(或是开得不够)”,对于印度的“大国”自我定位而言,特权理应是标配,利益是印度不愿妥协的红线,在RCEP没有满足印度这一要求之前,印度将依然会对RCEP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暧昧”。

对RCEP,印度是敬而远之还是千呼万唤始进来?

那么印度是否就会一直对RCEP敬而远之,印度是否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机能“千呼万唤始进来”,加入到这个新兴的贸易俱乐部呢?

笔者认为,如果说有这样的一个时机,必然要同时满足以下条件:首先,人民党执政地位稳固,反对党处于蛰伏状态。其次,国际形势出现较大变化。再者,RCEP自成立后运行良好,且有越来越多国家加入,在全球经济中的重要性增加。最后,印度要求的某些“特权(惠)”得到RCEP成员国同意。当然,RCEP也表示对印度的加入随时敞开大门,尤其是明年,这四个条件可能都会出现积极的动向,无论是人民党自身的危机,还是国际形势的缓和,以及RCEP自身的成功都将会使印度再度认真考虑曾经的初衷。

在这样的时机到来之前,莫迪也不会任由事态的发展,他依然会凭借自己的意念对印度经济外交进行指向性操作,其中的一个重要可能便是——“双边”取代“多边”。今年9月到10月,我们见证了莫迪在休斯敦与美国牵手、在海参崴与俄罗斯拥抱、在金奈与中国叙友情,并且在短时内与世界三大国都在意向或是事实上达成了双边贸易合作。其实,这既是印度中间路线的立场,也是印度“自立山头、以我为主”的外交思想体现,同时也预示印度“双边取代多边”这种趋势的各种可能。

(戴永红: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大学地缘政治研究所所长;王俭平:四川大学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研究中心2018级博士研究生)

责编:吴正丹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